-

落难师徒

 落难师徒

作者:烈烈风中

由三峡入蜀狭窄的山路上,出现两位娇美高挑的身影,她们是刘婉陵侠女及朱若兰公主,一晃就是十年。

 

 我们刘婉陵侠女毫无改变,依旧美艳绝伦年轻如昔,身穿合身黑丝劲装,背插宝剑的婉陵郡主,依旧巨奶肥臀,蛮腰盈握,全身散发一股成熟抚媚。

 

 又娇贵冷艳的气质,尤其是她那双紧绷在软丝劲装下圆饱怒挺的巨奶,随着她的每一步不断地微颤,她如天仙班的粉脸,一股坚毅又不可侵犯的神韵,比十年更加明显。

 

 她身旁的朱若兰公主,身穿雪白丝质劲装披风,虽然没有她那份成熟,但却有一股青春少女特有的美艳气息,一对四十寸的闺女乳房,虽没有婉陵郡主如此淫挺怒饱,却也圆饱坚挺。

 

 三十八寸的圆翘美臀,加上蛮腰圆细,更称托出她那娇艳欲滴,令人垂涎的丰满玉体。两位绝色尤物并肩而行,如同姐妹花般,虽然二位冷艳尤物面色凝重,却掩不住她们的国色天香……婉陵侠女一声轻叹道:「若兰,如今江山易人,你千万不可轻易告诉别人你的身份,虽然你练成金刚不坏的绝世玄功,但人心险恶,尤其是清廷的鹰犬还四处搜捕明朝遗孤之时,切不可大意。」若兰:「师父放心,若兰知道」婉陵:「再有两天行程,即可抵达宜昌,这一趟主要是寻找为师的旧部属,集合起来培养一股武力,反清复明才有希望……」若兰:「徒儿知道,但如何寻找呢?」婉陵:「为师的旧部属在宜昌城中,有一个小分舵,希望还为鹰犬发现,尚有姐妹留下。」朱若兰公主心里燃起希望之火,想起父皇母后凄惨的下场,心里那股复仇的怒火,令她激动不止…看在刘婉陵侠女眼里。

 

 她一声轻叹柔声道:「兰儿万事忍耐不可冲动,知道吗?」若兰:「嗯。」婉陵:「好啦,天色已晚,还得找个栖身之地,否则就得夜宿荒野。」若兰:「好,徒儿先往前面看看。」婉陵:「兰儿小心点,这儿已接近县城,尽量避开人烟,找个山洞也就可以了。」若兰:「兰儿会小心。」说完,若兰公主一个纵身消失在前面山路,不过顿饭功夫,若兰公主娇美身影如流星般飞到婉陵侠女身前。

 

 她兴奋的娇喊:「师父,今晚我们不用睡山洞了,再翻过两个山头,有一个荒庙,内部还算乾净…」婉陵:「瞧你,高兴成什么样,为师的调息时间也快到了,走吧!」若兰:「师父,为什么每隔三天就得打坐两个时辰呢?」只见刘婉陵侠女粉面一阵羞赧,她沈默一会儿,娇叹道:「这是为师多年来,一个无法根治的隐疾~~!」若兰:「师父功力已是天下无敌,为何有医不好的病呢?」婉陵:「唉~~!你还小,有许多事还不懂,以後再告诉你。」说着说着已翻越两个山头,来到这个背山面谷的荒庙,进入庙中,虽然布满蛛网,正殿上有些零乱,但石地还算乾净,庙旁还有一条小溪。

 

 若兰:「师父~~!今晚可以舒服的洗个澡了~!」刘婉陵侠女微微一笑,取下包袱动手清理出一丈方圆的乾净石,地找些枯木,若兰公主立刻道:「师父您先洗个澡,我去打些野食,一个时辰就回来~~!」婉陵:「好,你快去快回,小心一点~~!」若兰:「嗯~~!」朱若兰公主一扭娇躯,奔出门外。她没有注意到,我们的娇美师父刘婉陵侠女,呼吸已转为急促,一张娇艳的粉脸,一片淫红,刘婉陵再不运功调息,下体那股淫痒会令她陷於疯狂。

 

 原来这十年来,她体内那股强烈的淫毒并未消除,每隔三日就得用绝世玄功压抑于丹田内,刘婉陵原本想等到若兰公主回来後较为安全,但时间紧迫,刘婉陵立即盘膝坐下,运功调息起来。

 

 不一会儿就已进入忘我境界,就在她将扩散的淫欲,逐渐压抑回丹田之际,庙外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只见十几个大汉,背上扛着两个昏迷的女人涌进庙中,其中有人开口:「今天运气真背,只弄到两个其貌不扬,身材平平的村姑~!」「嘿~~!这两个小妞长得丑了,些好歹也是含苞待放的处女,这年头,哪来娇滴滴的美人,都被清廷虏去劳军了,咦~~!你们看~!看……」正当紧要关头的时刻,我们娇艳欲滴的刘婉陵侠女,心里急得香额直冒汗,这要命时刻她全身功力集中於抵抗淫毒,只要再过盏茶功夫,即可挪出部份功力解决这些淫棍……「老大你看墙角~~~!好…好…个绝色尤物,好像在运功疗伤……」「好巨~~!好挺的一对大肉球,好个美人胚~~!」十几个淫贼看到婉陵尤物,各各目瞪口呆,好一会儿满脸横肉的头目才开口:「姑娘您好,抱歉打搅您的清静……」只见满脸横肉的头目一面开口,一面缓步接近盘膝运功的婉陵,婉陵尤物心中焦急万分,她唯一之计只有静坐不动,让他们莫测高深,不敢轻举妄动,加紧运功压抑淫毒,再对付这些淫棍。

 

 但她没想到这些淫棍是色急饿鬼,他们哪里见过如此美艳绝,伦国色天香的尤物,早已色欲薰心地围上前来。只见满脸横肉的头目站在婉陵尤物的身後,一双淫掌伸到婉陵胸前,猛然抱住她那双怒挺香软的绝世大肉球,一阵抓揉。

 

 这时,我们羞得死去活来的娇贵侠女,全身为之一震,差一点就走火入魔,婉陵尤物立即将全部真气为之散尽,虽然未走火入魔,但想要在次凝聚玄功非得三五日才能完全恢复过来。

 

 我们刘婉陵郡主再也沈不住气,她美目圆睁,极力扭转娇躯,但她如今比常人好不到哪里,完全使不上一点力,那双紧抱住自己羞饱大肉球的脏手,又捏又揉的,将她丰满香软玉体完全托起,羞愤欲绝的婉陵侠女不断扭腰蹬脚。

 

 怒喊着:「你这无耻淫狗,放开你的脏手,否则…呀~~!你放手~~!」「哟~~!好巨~~!好挺的肉奶,我的小美人,老子哪里舍得放手,噢~~!好淫美的一双大肉球,来大夥一起玩~~!」「好哇~~~!」只见头目将她丰满香软玉体,猛然的往贼群推去,只见婉陵郡主丰满玉体,狼跄地撞入另一淫贼的怀里,淫贼不顾婉陵羞愤娇喊,死命的紧抱着她的香饱大肉奶,隔着薄丝劲装猛揉虐抓起来。

 

 就这样我们高贵冷艳的绝色尤物,不断来回跌撞於十五双魔掌之间,她由原先的极力挣扎,娇喊,转为香喘乏力,最後变得粉面淫红,娇吟不止的任淫贼人抱着,玩弄淩虐……「哈~哈~~!好一个高傲贞烈的贵夫人,没几下,就弄得你一裤子淫湿,今天真是天上掉下来一个美肉尤物,来~~老子好好的操翻你那淫荡美逼…」「老大~~!这里有两个背包,都是女人的劲装~~!」「咦~~~!这么说还有另一个女人,到哪里去?」「大概去打些也味了吧?」「老九,你快带两人埋伏在庙两旁百丈外山路上,一有动静立即发出警讯,是母的就叫一长声,千万不可与来人动手,老子有办法生擒活的,老子们先行准备,老四拿出绳索来,先将我们的美逼尤物盘膝紧绑起来~~!」只见老大伸手入怀,取出一根呈螺旋状插满短毛刺的软棒:「嘿~~嘿~~!就算你有翻天本领,只要老子将这根涂满烈女千日淫的带刺软棒,插入你那淫湿粉逼内,包你痒得淫全身酥软,兄弟们将她双手来个炮统式反绑起来~~~!」听得我们的绝色尤物芳心一阵惊骇,美目圆睁心想:「这一来完了~~!遇上了一群摧花老手,自己已是残花败,他们想要用自己来要胁兰儿,千万不能让这些淫棍碰兰儿一根寒毛,千万不能让兰儿遇到同样遭遇,如今只有一死~~~!」想到这儿,我们的绝色尤物芳心一横,张口就要咬舌自尽…没想到,头目早已料到这一招,立即掐住刘婉陵的下颚关节处,将一颗半个拳头大的软球塞入她丰满的嘴中…「哦…唔…呜…」只听得婉陵几声凄美的闷吟,就在淫贼将两端皮带在她脑勺绑紧的同时,另两则将婉陵丰盈的双臂上下反柪,在她的香背拉近,紧绑起来,另一名淫贼则将她的双脚盘起,在双脚裸处,用麻绳缠绑好後。

 

 再将麻绳拉至她的蛮腰处,紧绕虐绑好,同时另一名淫贼将供桌抬到堂前,只见我们的绝色贵妇人婉陵侠女,被抬上供桌,粉脸贴在桌面,圆肥美臀高抬的趴绑在群贼眼前,头目早已手举软棒,等到另一名淫贼撕开她双股间的丝裤时,只听群贼一阵惊叹:「好嫩的粉逼~~!」「好~~好淫湿的逼~~~!」「噢~~~!一根毛也没有,真是绝世美逼~~!」羞得我们的绝色贵妇人,绝望的闭上双眼,两道热泪夺眶而出~~!婉陵侠女积压了十年的淫欲,早已完全爆发,她下体那股强烈淫痒,早已让她完全崩溃,她极力的忍受那如万蚁钻逼的奇痒,心想绝不能哼出一声,她必须保守最後一点尊贵节操。

 

 她哪知道,就在这时,一根插满短毛刺的螺旋软棒,缓缓挤入她那淫窄嫩逼,我们的绝色侠女只觉一股令人疯狂的酥麻虐痒直冲脑门,插得婉陵侠女完全崩溃的娇躯一阵狂颤,不由得猛抬玉首,发出一声淫媚已极的闷淫:「唔~~~~呀~~~~~!」「老子还以为你是个贞烈贵夫人,嘿~~~!竟然叫得如此淫荡,先让你痒上一会儿,待活捉你的同伴後,再操翻你这大肉球尤物,将她扶正坐好~~!」就在这时,一长声狼号传来~~!

 

 「来了~~!母的~~!快整理她的衣装头发,你们五人用刀架住她全身要害,你们五人藏身墙边,你们两人将这两个母的藏起来~~!」话才说完,大夥刚就定位,只见我们美艳绝伦的朱若兰公主,手提两只山鸡走入庙中,当她看到庙中景象时,立即呆住。两只山鸡噗的掉到地上……若兰:「你们~~~~~师父~~~!」只见头目一阵狂笑,他没想到事情如此令人出乎意料,原本担心这个女同伴不受威胁,动手救人,事情就很棘手,原来是师徒,更没想到是一位冷艳绝伦美如天仙的闺女徒弟,这样一来,如到口肥羊自己送入虎口~~~朱若兰公主眼见她敬爱如自己亲娘的师父,泪流满面,粉脸羞红,口含着红色球状物,被人以如此奇异的盘腿坐绑在供桌上,她只觉一阵惊怒,猛然抽出背上宝剑怒骂道:「你们竟敢如此对待我师父,本宫叫你们死无葬身之地~~!」「这位姑娘嘿~~嘿~~!你只要一动,你师父将被乱刀分尸~~!」若兰:「你敢~~!你~~你们这群狗腿子~~!师父你还好吗?都是徒儿太粗心~~」确实,师父在调息中毫无反抗之力,才会被俘,她应该在旁护法才对~~!

 

 婉陵:「唔~~唔~~哦~~!呜~~呜~~」只见我们的绝色贵妇人刘婉陵侠女粉面惊惶,不断发出令人喷精的闷喊,想极力表达些什么?

 

 「嘿~~嘿~~!美~~美姑娘~~!」满脸横肉的头目,一双贼眼死盯住朱若兰公主起伏不定的怒挺胸部,咽下口水淫笑道:「如想救你师父不难,只要你将宝剑放下,委屈片刻待,老子与令师解决一件多年前的公案後,立即放人,决不刁难两位~~!」婉陵:「唔~~唔~~哦~~呜~~!唔~~唔~~哦~~呜~~」刘婉陵侠女美目圆睁,又是一阵闷喊,不断的猛摇玉首,企图阻止爱徒受骗~~~若兰:「你胡说八道~~!师父与我深居深山十年余,与你们这群野狗有何过节,还敢不放人~~」「嘿~~嘿~~!美~~美姑娘~~!您有所不知,十五年前,老子的弟子为人谋杀,令师长得极美~~不~~极似仇人之女,老子不得不问清楚,只要令师告知详情,其父名号,只要非老子的仇人之女,老子不但立即放人,还立即负荆请罪~~」朱若兰公主又惊又急,她自知无法在瞬间扑杀师父身後,五个持刀抵住师父背部五处要穴的贼人,而让师父毫发不伤,最後朱若兰公主只得走一步算一步,她恨极的将宝剑掷地,只见锵地一声,整只长剑全部插入石地内,看得群贼一阵心惊肉跳~~~朱若兰粉脸紧绷,恨声道:「好本宫相信你们,如敢食言本,宫非将你们碎尸万段不可~~!」好深的功力,满脸横肉的头目一阵胆寒,好一会儿才硬着头皮颤声道:「姑娘深明大义,令人佩服,就请姑娘委屈一下~~~」「你想干~~~干什么~~~!」「哦~~只是将姑娘大略的绑好,好让老子安心地问完话,但姑娘必须卸去神功受绑~~!」若兰:「你~~~!罢了~~~你绑可以,如敢碰到本宫一根寒毛~~~」朱若兰公主一声冷哼,心想我就将计就计,佯装受绑,只要这群狗贼一个疏忽,立即杀死持刀淫贼们,必可救出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