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柔水之亚洲心丽

 花柔水之亚洲心丽

作者:烈烈风中

“看来这个水晶球,对,就是这样看着。”一个背对着她的黑衣人说。

 

 “……”看着水晶球的女孩只是在看着,她没有说话,只是想走过去触摸水晶球。

 

 “不要过来,就要坐在椅子上看着它。”

 

 “……”

 

 “看着它,你会觉得越来越轻松,越来越轻松。……”

 

 “……”

 

 “你现在会觉得好舒服,好轻松。告诉我,你现在很轻松吗?”

 

 “…是…。”

 

 “你现在很舒服吗?”

 

 “…是…。”

 

 “你现在已经舒服得想闭上眼沈沈的睡去……沈沈的睡去。”

 

 女孩听着听着就闭上眼了,她睡得很沈。

 

 “来,把你的手伸到衣服里头去。”

 

 “…是…。”

 

 “开始抚摸你的胸部。”

 

 “……”女孩没有回答,但是却听从黑衣人的指示伸出手,缓缓抚摸自己的双乳。

 

 “很好,再用力一点。”女孩用手指用力夹住粉红色的乳尖,感觉它们迅速突起。一阵酥麻感顿时袭上心头,她也情不自禁发出轻浅的呻吟声。

 

 “现在把你的手插进你的淫穴,用力的插进去。”

 

 “嗯…嗯。”

 

 “你快乐吗?”

 

 “快…乐。”

 

 “快乐就喊出来。”

 

 “啊~~~!”

 

 “好,很好,记住,要快乐,什么都比不上快乐。好了,休息吧…不要忘记时间,睡吧…醒来后你将完全忘记,时间到了,就要来赴约…乖…”

 

 “…是…”

 

 ……“啊!”李凡琳尖叫了一声从床上弹了起来。怎么会这样,她想;为什么这几天的她总是有这种相同的梦境,无论她白天如何的忙碌,如何的辛苦,她在倒床睡下后,还是在做着相同的梦。而且每天早上醒来,她的内裤也只是湿湿的,害得她必须要重新了全身的衣服。这个约会到底是什么时间呢?她要去赴什么约呢?她为什么什么记忆都没有。她每天见的人不是同事就是客户,她每一次与客户之间的约见都有记在记事本上,还是说她约了男朋友而自己忘记了呢?不可能,她每次见男朋友的时间都很固定的,基本上没有所谓的意外出现啊。李凡琳觉得事情很奇怪,但是她却好象没有办法阻止,每当晚上她撕下一张日历时,她的心里总是带着一种期待,但是这种期待里却又含着一丝恐惧,她不知道怎么办,想找人述说却又开不了口,所以她只能任时间这样一天一天地过去。

 

 当星期五傍晚同仁们都快乐的离开公司后,李凡琳仓促的离开公司,在公司楼下招了一部计程车,来到了赵君雅家的门口。

 

 “叮…当”

 

 “你来了,请进。”

 

 “打扰了。”

 

 当李凡琳走进君雅家里的时候,她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她知道她来过这里,上个星期她来这里和赵君雅一起修改过合同,但是除此之外,她对这里应该没有其他的印象才对。但是她却觉得她在这里呆过很长时间,这里的摆设的家居,墙上的挂画对她而言都是这么的熟悉,她有点害怕这样的感觉,却又不断的象寻宝一样看着君雅房子里的一切物品,这些东西都刺激着她的脑袋,她感觉好象有点什么东西在这里遗漏了,而当她走进君雅的房间时,她觉得这种感觉更多了,她在君雅房间的床边不停的走动,想以此找回些什么。

 

 就在这时,她听到了一个声音:“凡琳星座。”

 

 李凡琳一直在紧绷着的脸庞,瞬间失去了所有的表情,她闭着双眼,全身松软到像具木偶傀儡,像是只要有人轻轻的推她一下就好倒的样子。然后她用毫无抑扬顿挫的语调回覆着:“性爱奴隶凡琳听候主人的指令。”

 

 听到这句话后,一直在站大门背后的建锋终于走了出来,他站在李凡琳的面前,轻轻的推了她的额头一下,李凡琳就向后倒去,整个人倒在了床上,建锋让君雅把李凡琳身上的衣服都脱光,然后把她的手脚都拉开,让她在床上呈大字形躺着。当君雅弄好后,建锋让君雅站在床的左侧,双手抚摸着李凡琳的胸部;而他则坐在李凡琳的右侧,贴着她的耳朵说话。

 

 “凡琳,张开你的眼睛,但是你还处在深深的催眠状态里。”

 

 “是的,主人。”

 

 “我问你的任何问题,你都要如实回答。”

 

 “是的,主人。”

 

 “告诉我,你有男朋友吗?”

 

 “有,主人。”

 

 “你喜欢他吗?”

 

 “不喜欢。”

 

 这个答案出科了建锋的意料,他觉得李凡琳似乎没他想像中的那么简单。于是他继续问下去。

 

 “你为什么要和他在一起?”

 

 “因为他的妹妹,主人。”

 

 “你喜欢他妹妹吗?”

 

 “喜欢,主人。”

 

 “你是因为他妹妹所以才和他一起吗?”

 

 “是的,主人。”

 

 “他的妹妹很漂亮吗?”

 

 “是的,主人。”

 

 “他的妹妹是干什么的?”

 

 “员警,主人。”

 

 听到这里,建锋来了兴趣,弄得员警来玩一下似乎也不错哦。恩,决定了,下一个物件就是她了。

 

 “她叫什么名字?”

 

 “心丽,主人。”

 

 “好,现在,凡琳,你给我起床。”

 

 “是,主人。”

 

 “服侍我的小弟。”这时,他挥手让君雅离开了自己的家,而去他家和爱文玩着她们姑侄俩的游戏。

 

 “是,主人。”

 

 就这样,建锋和李凡琳两个人在君雅家里玩了足足三天,幸好建锋就叫让爱文和君雅准备好了所有的生活所需,不然可够他们受的了。到了最后李凡琳要离开时,建锋递给她一包东西。还让她带着他的命令离开了君雅的家里。

 

 当建锋站在阳台上看着凡琳离开的背影,不禁让他兴奋而且急切的等待着凡琳会在不久后的日子会给他带来的好消息。

 

 而已经离开了的凡琳立刻就回到公司投入到她的工作中去,但是她觉得今天自己的状态好象特别不好,她觉得很累,很辛苦,于是在她完成当天的工作后,破天荒的请了未来几天的病假。当她离开公司后便打电话给她男朋友的妹妹——心丽,告诉她她很不舒服,希望心丽可以代她还有一个月才出差回来的哥哥陪她一下。心丽听了后便立即离开家,以最快的速度到凡琳家里来照顾她。

 

 “凡琳,你怎么了?”

 

 “心…丽,你来了。”

 

 “你哪里不舒服?我带你到医院去看看好不好?”

 

 “不用了,我只是工作得太累了,休息几天就好。”

 

 “真的吗?你的样子看起来蛮严重的耶。”

 

 “真的不用啦,只要你陪我几天就好了啦。”

 

 “我陪你几天是没关系啦,但是不是应该我哥来陪你会比较好一些吗?”

 

 “拜托,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哥在出差,而且我只是想休息一下,找个人说说话,有人能煮碗粥给我吃就可以啦,你哥哪会做这种事啊。”

 

 “你说得也对啦,好吧,那我现在去告假吧。”

 

 “好,我等你。”

 

 在等心丽打电话回来的时候,凡琳偷偷的倒了一杯水,然后在里面倒了一些FM2下去,当她做好这一切后便躺在沙发上等着心丽回来。

 

 “好了,我已经请了三天假了。”

 

 “真不好意思,还得麻烦你来这里。”

 

 “没有关系啦,你自己一个人住,父母又不在身边,反正家里也只剩下我一个人,我住在这里,也当是你陪我啦。”

 

 “真是谢谢你了,心丽。”

 

 “好了,不要说了啦,你先躺会吧,我去熬点粥给你喝。”

 

 “好,谢谢你,你说了这么多话也应该渴了吧,来,我刚刚倒了一杯水,你把这杯水喝了吧。”

 

 “你不舒服就不要起来了啦,我渴我会自己倒水喝啦,你不用操心我了,你照顾好自己就好了。”说完,心丽把水一饮而尽。

 

 凡琳看着心丽把水喝完后,便对心丽说:“心丽不用喝得这么急啦,反正我现在也不饿,不如我们聊聊天吧,我们好久没有聊天了耶。”

 

 “这样啊,好吧,聊点什么?”

 

 就这样,凡琳便和心丽有一搭没一搭得聊着,才过了五分锺,心丽就开始觉得眼前一片迷糊,头脑也好象没有那么清醒,她和凡琳聊着聊着,头就低了下去,等她反应过来后,又醒一下继续聊,但是不到一会儿,头又低了下来,就这样反覆三四次后,心丽便撤底的低头了。

 

 凡琳见状,便起身,推了推心丽,喊着她:“心丽,心丽,你怎么了?你睡了吗?”

 

 回答凡琳的,只有心丽均匀的呼吸声。

 

 凡琳看见心丽这个样子,就把心丽的上衣和胸罩脱了下来,把她扶到了床上,然后从她自己的包里拿出了花柔水和针筒,把药分别注入到心丽的两个乳头里,然后再从包里拿出一个插了耳机的WALKMAN,把耳机塞到了心丽的耳朵,打开WALKMAN的开关后,她便搂着心丽睡着了。